新浪新聞客戶端

兒子結婚前母親說出藏了10年的秘密:你不是親生的

兒子結婚前母親說出藏了10年的秘密:你不是親生的
2019年09月09日 19:52 成都商報

  原標題:兒子結婚前,母親說出藏了10年的秘密:“你不是媽媽親生的”

  小兒子小李要結婚了,這本是一件高興的事,但汪大姐卻整夜睡不著,猶豫再三,她還是決定說出那個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:“兒子,你不是媽媽親生的……”

  聽到這番話,小兒子沉默了,去醫療鑒定機構之前,他對母親說,“不管結果怎樣,我永遠是你們的兒子。”經過親子鑒定,小兒子和汪大姐夫妻確實沒有血緣關系。

  而在拿到這個結果那一刻,小兒子也說出了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,“媽媽,其實我在16歲體檢時就知道了。”雖然早就發現自己的血型與父母不一樣,但他也選擇了保守這個“秘密”,他說“陪伴是最好的報答。”

  秘密揭開,喜訊也接踵而來。今年6月,汪大姐終于找到被拐的親生兒子小劉,小兒子小李也找了自己的親生父母,兩家人都圓了團圓夢。在那一刻,汪大姐這些年的思念、煎熬、痛苦全都消融了。

  26年,一場漫長的“秘密”苦旅,作為母親汪大姐漸漸老去,兩個“小兒子”也已長大成人……

  1尋子

  小兒子走失尋找無果

  以淚洗面雙眼患上虹膜炎

  手里攥著一張發黃的黑白照片,汪大姐的思緒一下回到了26年前。那是兒子被拐前唯一一張照片,照片里,兒子3歲,帶著一頂毛線帽子,嘴角還揚著笑。

↑汪大姐拿著親生兒子三歲時的照片↑汪大姐拿著親生兒子三歲時的照片

  “他小時候笑起來太甜了,感覺心都會被他融化。”如今,汪大姐仍珍藏著這張照片,她將照片放在錢包里,但很少拿出來看,“孩子丟的那年,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過來的。”

  上世紀90年代初,汪大姐在四川省西昌市河西農貿市場外開了一家副食店。在鄰居們眼中,汪大姐有兩個可愛的兒子,稱得上是一個好母親,在那個工資水平還不高的年代,汪大姐卻舍得一次花幾塊錢,帶孩子們去照相。

  兩個兒子跟在她身邊,特別招人喜歡。汪大姐記得有一次,一位經常買東西的老奶奶從店門前經過,小兒子見狀便興高采烈地朝老奶奶跑過去,老奶奶笑了,“小乖乖,我今天不買,要買的時候,我自己回來。”

  那時候,汪大姐和丈夫還要種點農田,每次回家時候,汪大姐一身泥土,每次小兒子總會跑來讓她抱,“媽媽,親我一個吧。”小兒子笑瞇瞇的,汪大姐完全招架不住,“左邊親了一個,右邊再親一個,他會用小腳夾住我的腰。”有時小兒子賴著不下來,汪大姐往兒子的背上撓癢癢,“撓幾下,他就下來了。”

↑汪大姐親生兒子三歲時的照片↑汪大姐親生兒子三歲時的照片

  談到小兒子的幼時點滴,汪大姐一直帶著笑,這仿佛是一段冗長的鋪墊,當說到小兒子走丟的那一天 ,汪大姐降低了音調,語速慢了很多,難掩悲傷。

  時間回到1993年7月30日上午,這是一個陰雨天氣,也是個趕集日。“兩個兒子就在門外玩小魚小蝦,我就在店里照看生意。”上午11點左右,大兒子一個人回了家,汪大姐問弟弟去哪兒了,但大兒子說“不知道”。

  當天,從上午到深夜,汪大姐和丈夫一直在街上大聲呼喊,“你們看到我兒子了嗎?”汪大姐急了,到處去問街坊鄰居,可一直到天黑都沒找到3歲的小兒子。

  那一夜,她徹夜未眠,好像從天堂掉進了地獄。第二天,汪大姐在丈夫陪伴下向西昌警方報案。接下來幾天,為了尋找小兒子,她發動親友,甚至雇人在周邊鄉鎮、車站找了個遍,四處張貼尋人啟事。“哪里有線索,我們就去哪里找,我都覺得自己快瘋了”,但一直沒有小兒子的消息。

  自從小兒子走失后,汪大姐終日以淚洗面,“那時年輕不在意,到眼睛又干又澀,很想哭,但再也掉不下眼淚。”到了醫院檢查,汪大姐雙眼患上了虹膜炎。

  2秘密

  找回來的“小兒子”血型不對

  她和丈夫決定保守秘密

  “每天都是數著日子過,胸口就像插了一把子刀子,很難熬的。”回憶起那些經歷,汪大姐一次次紅了眼眶,她用衣袖輕輕抹了抹眼角。

  當然,也有人給汪大姐說,“放棄吧!”,或者再生一個孩子。但對汪大姐來說,這太難了,“哪個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,丟了,我就想著把他找回來。”

  那幾個月,汪大姐和丈夫還去了成都、攀枝花、昆明等地尋子,一次次帶著期望去找,都失望而回。他們把小店關了,家中積蓄也花光了。

  汪大姐覺得,自己是不幸的但又是幸運的,轉折發生在1994年4月的一天。

  “警察給我說破案了,人販子抓住了,你的小孩被拐到福建去了。”汪大姐聽聞消息欣喜若狂,人販子還交代了具體地址,但那時還沒有DNA親緣比對技術,經她和丈夫辨認,將一名小男孩領回家中,“他太小什么都記不得,真的和我大兒子長的很像。”

↑汪大姐拿著親生兒子三歲時的照片↑汪大姐拿著親生兒子三歲時的照片

  “剛看到他時,我就發現他長高了,也長白了,大眼睛、高鼻梁、雙眼皮。”汪大姐一家都很高興,鄰居們也都來祝賀,說孩子白了也高了,和他哥哥很像。

  為了彌補內心的虧欠,汪大姐給予了尋找回來的“小兒子”小李最多的母愛,“比對他哥哥還要好,要什么就買什么。”1995年,她做了個決定,回家蓋房過安靜的日子。沒有太多猶豫,一家人便回了老家,她在家種地喂豬,丈夫則打工維持一家人的生活,孩子也上學了。

  1998年的一天早上,汪大姐家遭遇洪水,她趕緊拉起還在睡覺的小兒子往外跑,跑出門時洪水已漫過膝蓋……第二天早上,水退了,汪大姐帶著孩子回家,但家里的大部分東西已被沖走,但小兒子唯一那張黑白照留了下來。

  生活一下陷入了困境,汪大姐和丈夫沒有氣餒,“幸好我們一家四口都安全,生活苦就苦點,從頭開始,就這樣一點一點慢慢熬吧。后來,兩個孩子都上中學了,我們也覺得有奔頭。”

  一家人生活簡單,但也幸福,一直到小兒子18歲。那一年,正趕上換二代身份證,一家四口一起采血,汪大姐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。

  “采完血后小兒子說有事要先走,讓我幫忙拿結果。結果出來后,我就有點不明白了,我老公和大兒子是A型血,我是O型血,為什么小兒子是B型血呢?” 當時,汪大姐心想是不是醫生搞錯了,就去問醫生,“醫生說,這個孩子可能不是你的。”

  汪大姐不愿相信這個結果,又不敢去多想,那晚上一夜未眠,“小兒子都養了10多年了,我們早已把他當做自己的親生骨肉,如果把真相告訴孩子,他會不會受不了,或離家出走?”無數疑慮與擔心,在她的腦海中浮現。

  她的擔心是有原因的,小兒子從小就很調皮,成績也不太好,逃課打架常有,“請家長都不知道請了多少回,又送他到外地讀書,比哥哥花錢更多。”由于兒子處于青春叛逆期,汪大姐和丈夫商量后,決定保守這個秘密,“我們想的就是盡到做父母的責任。”

  3真相

  小兒子結婚前揭開秘密

  鑒定確非親生 但小兒子也早就知道……

  一邊是每天陪伴他的“小兒子”,一邊是還可能漂泊在外的親生“小兒子”,這讓汪大姐活在痛苦與煎熬之中。

  在后來的很多個夜晚,汪大姐常常躲在被窩里哭泣,想去尋找親生兒子,“我的親生兒子又在哪里?他過的好不好?”但是,她最終放棄了。

  汪大姐和丈夫吵架時,小兒子會兩頭勸,是家庭關系的調和劑。我們忙的時候,他會幫我們做飯,家里有人來也是他主廚,挺能干的。”有一次,小兒子春游回來,給母親汪大姐買了一串項鏈,這是她第一次收到禮物,“很高興,我覺得兒子長大了,懂事了。”

  “有一年,小兒子身上長了很多疹子,在醫院被隔離起來了,身上還在流膿,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,這個孩子這么可憐,心疼死我了。”出于對孩子的保護,汪大姐遲遲沒有選擇用科學的方式,進一步確定她和小兒子的親子關系。

  不過,她還是決定尋找一個答案——2011年,汪大姐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大兒子和丈夫,三人秘密地在“寶貝回家”網站上登記了信息,沒有讓小兒子知道。當想念親生兒子時,她總是躲到沒人看到的地方,把孩子的照片拿出來看,“我一直都是藏著掖著的,怕家人知道了。”

  去年,小兒子小李準備結婚了,汪大姐猶豫再三后,還是決定說出那個埋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,“我想他都懂事了,不用瞞著了。”汪大姐向小兒子提出做親子鑒定的建議,“兒子,你不是媽媽親生的……”

  小李沉默了,但最終還是答應陪著汪大姐去醫療鑒定機構,在去醫院之前,小兒子對母親汪大姐說,“媽,不管結果怎樣,我永遠是你們的兒子。”

  一個月以后,鑒定結果出來,結果顯示,小李并非汪大姐親生。

  拿到結果的瞬間,小李的心情有點復雜,他對汪大姐說,“媽媽,其實我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了。”小兒子的這番話,讓汪大姐有些意外。

  這時,小李也說出了藏在心中12年的秘密,“雖然媽媽在28歲時才告訴我,但其實在16歲時,我在學校體檢驗血型,就發現我的血型和爸爸媽媽的不一樣。”上初中生物課時,老師講到了這個問題,我還在課堂上哭了,“老師知道了情況,還安慰我這些結論還需要科學鑒定。”

  小李表示,父母對他特別好,視如己出,所以他也一直沒有將此消息告訴家人,“我也不想傷爸爸媽媽的心,當時也沒有過多的想法,我認為他們就是我的爸爸媽媽,我想陪伴是最好的報答。”

  對于母親汪大姐尋找親生兒子,小李也很支持和理解。今年3月,去度蜜月時,他還到了福建泉州,幫忙打聽母親親生兒子的消息。

  4團圓

  她找到親兒

  小兒子也找到親生父母 “你們都是我的兒子”

  在決定尋找親生兒子時,汪大姐也想幫助“小兒子”小李找到親生父母。

  “去年的時候,爸爸媽媽都支持我,希望我找下親生父母。”今年3月,根據以前的線索,小李在福建找到了當年他待過的那家人,“他們說小時候我家里窮,媽媽跑了,爸爸養不起了,2000塊錢的價格把我‘賣’了。”他還得知,他在福建這戶人家生活了一年多。這個“消息”無疑給了小李內心沉重的一擊,他回家給汪大姐說,“媽媽,我不找親生父母,也沒必要了。”不過,汪大姐安慰他,“這肯定不可能,哪個父母會把自己的親生骨肉賣掉。”

↑涼山公安民警駱敏和小李親生父母↑涼山公安民警駱敏和小李親生父母

  今年4月17日,汪大姐找到涼山州公安局刑偵支隊的侵財大隊教導員駱敏,希望警方幫忙尋找她的親生兒子和“小兒子”小李的親生父母。

  駱敏從事打拐工作20多年,深知每個失子家庭的痛苦。“從這些年的案例來看,DNA數據比對是尋找成功的重要途徑。” 駱敏表示,雙方雙向尋親,尋獲概率較大,“如果不及時采血入庫,一旦孩子父母去世,被拐孩子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家。”

  涼山警方十分重視此事,立即通知汪大姐夫婦以及小李采血,并將采血信息錄入庫公安部打拐DNA數據庫。今年6月,在涼山警方、央視《等著我》欄目、“寶貝回家”志愿者幫助下,汪大姐的DNA數據與一名遠在福建的劉姓男子比對上了,確認具有親緣關系。目前,涼山警方正在對當年的案件進一步核實。

  好消息相繼傳來,“小兒子”小李的DNA數據也比對成功了。令人驚奇的是,小李的親生父母就在30公里外的西昌市樟木箐鄉。

  今年6月18日,在央視《等著我》的錄制現場,汪大姐終于見到了被拐的親生兒子,他現在叫小劉,已結婚生子,汪大姐抱著兒子失聲痛哭。 而“小兒子”小李也與親生父母高女士一家團圓,“爸,媽,我終于找到你們了”……

  7月10日,時隔27年后,小李回家了,親生父母擺了幾十桌宴席,這是一場遲到了27年的“團圓宴”。

↑8月14日,親生兒子小劉回家了,汪大姐家舉辦宴席↑8月14日,親生兒子小劉回家了,汪大姐家舉辦宴席

  母親高女士告訴小李,他原名姓黃,出生在1991年正月初二,還有一個大三歲的哥哥,1992年就被拐走了,“你只有一歲八個月,那天在舉行廟會人很多,我和你爸爸在地里干活,你在屋門口耍,到中午就不見了。我和你爸爸從來沒有放棄過找你。好幾次,我騎著自行車,產生了幻覺,你好像就在我眼前跑來跑去,我伸手去抱你,就摔溝里了……”

↑小李的親生母親手機里存著一家人的合照↑小李的親生母親手機里存著一家人的合照

  曾經,小李想如果找到親生父母,一定要問“你們為啥不要我了。”但聽親生母親講起這些經歷,他心中已有答案。往后的日子,他準備兩邊走,有兩個母親,“一個生的,一個養的。”

↑汪大姐夫婦和親生兒子小劉(右二)一家及養子小李(右一)↑汪大姐夫婦和親生兒子小劉(右二)一家及養子小李(右一)

  今年8月14日,汪大姐的親生兒子小劉也帶著妻兒回家了,家里擺了25桌宴席歡迎他。在宴席上,小劉說:“從此以后,我多了一對父母、一個哥哥、一個弟弟、兩家人。”小李則熱情地向小劉講述著家鄉變化。

↑小劉和小李和親生父母合影,兩家人終于團聚↑小劉和小李和親生父母合影,兩家人終于團聚
↑汪大姐夫婦及親生兒子小劉和民警合影↑汪大姐夫婦及親生兒子小劉和民警合影

  宴席結束后,一家人首次拍了一張全家福,看著照片上的兩個“小兒子”,汪大姐笑著說,“他們都是我的兒子,都長得像我。”認親后,親生兒子小劉回到福建生活,平時與汪大姐保持聯系。“我尊重孩子的選擇,孩子活著就好,見一面就夠了。”汪大姐說。

↑汪大姐的養子小李(右)和親生兒子小劉(左)↑汪大姐的養子小李(右)和親生兒子小劉(左)

  如今,埋藏在心中的秘密揭開,親生兒子也已找到,汪大姐胸中20多年的塊壘也終于“放下”。

  這是一個“母親的秘密”,也是一場“母親的收獲”,在今年6月央視節目現場,汪大姐曾落著淚緊緊抱著兩個孩子說:“你們都是我的兒子。”

責任編輯:閆宏亮

秘密
新浪新聞公眾號
新浪新聞公眾號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圖片故事

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2675637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9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